我们或许都对科学家有着各种各样的想象,但任晓媛,这位毕业于麻省理工的年轻中国女科学家,她似乎并不符合我们印象里任何一种对科学家的描绘。
        第一次见到任晓媛的时候,她正准备启航去南极,参加为期三周的“家园归航”南极女科学家行动。这个活动计划用十年时间,将全球1000位女科学家带到南极,进行科学考察以及领袖培训。
        她热情而有条理地向我介绍着这个我一无所知的项目,比如每年的选拔途径,比如她决定参与这个活动的心路历程,比如活动的意义。她的语速很快,但非常清晰,经常说着说着,自己就忍不住笑了起来。
        参加的契机要回溯到任晓媛还在青年气候变化机构工作时,她的一位同学兼同事向她推荐了“家园归航”的项目,那时的她正在准备伯克利大学一个创意项目的比赛,前脚提交完比赛的资料,后脚马上开始写这个项目的申请。但好在这份申请书所要求的内容,都是她自己常常会思考的问题,写起来相当的顺手。“他里面有一些关于领导力的问题还挺有意思。”任晓媛提起申请里一些细节之处,“比如你对外界对你的批评怎么看,合作中你觉得你最大的问题是什么等等。他们说录取的一个很重要的指标,就是看我们回答问题的时候更多地是用‘我们’,还是‘我’。”“家园归航”并不是一个单纯的南极科考项目,而是一个试图培养女性科学家领导力,怎样通过科学带来改变,让科学理论能够融入政策和实践之中,并引导社会向可持续的方向发展。而根据任晓媛的介绍,“家园归航”最初创办的契机就是创始人看到了世界范围内女性的科学家虽然很多,但真正能有话语权和掌握决策权的却很少。这样的矛盾如何化解,也正是这三周南极之行众人要讨论和考虑的目标。
        “但为什么是南极?”我问她。“为什么会选择南极作为培养女性领导力的地方?”“因为南极够远。”任晓媛认真地道。“而且南极和女性很像。”
        南极在科学界的科考价值是很高的,尤其是在研究气候变化对环境的影响,以及全球水资源问题上,南极是一个绕不开的问题。但在“家园归航”的语境里,南极和女性的共通之处在于他们的脆弱,并且,南极所面对的问题和女性所拥有的优势似乎是相对应的。南极的环境问题是需要全球互相协作完成的,女性的团队协作力会更强;南极的问题关乎的不是当代而更多的是未来,女性则会更倾向于思考一个现象对于自己后代的影响。
        而在自我领导力提升这一方面,任晓媛觉得南极的与世隔绝也提供了一个让她向内探索自己的环境。“一开始听到要去三周的时候我也会想,一下子就走三周,我的工作怎么办。好像你不在三周,这世界就停止运转了。”然而正是这种“世界都停了”的感觉,让任晓媛相信她能在这段时间里向内探索自己,找到自己真正要做的事,并且和团队里来自不同国家,不同文化背景的女性科学家进行交流,并得到提升。
我问任晓媛她会不会介意被人称作“女科学家”而非“科学家”,她从另一个角度回答我:我们难道不需要女性的榜样吗?
        在任晓媛初中的时候,英语期末口语考试题有一题问:你最佩服的女性是谁。除了她回答了花木兰之外,全班都回答了居里夫人。“真的我们心里没有别的人名了,他都不是在问最崇拜的女科学家,而是最崇拜的女性,我们都答不出别人来。”那时,任晓媛心里还在抗拒自己作为女性的角色,她不喜欢穿裙子,不喜欢穿高跟鞋,试图让自己向更男性的方向发展,甚至不喜欢自己名字里带了个女字旁的“媛”字。然而在她高中毕业,考进瓦萨学院之后,校园里火热的对女性历史和女性权利发展的讨论,让她重新开始认识“女性”这一角色。“我以前对自己女性身份的不认同,也是跟社会对女性的定位是有关系的。”她总结道,“但回头看我自己的经历,的确我当时生活里没有一个可以看齐的女性的榜样,能够解答我的困惑,或者给予我支持的声音。“在这样的现状下,认可自己女性的身份,再以女性的身份去发声,去行动,对任晓媛来说是一件“特别特别特别“有价值的事情。瓦萨学院毕业,进入麻省理工学院之后,她参与了一个去印度农村进行水质调研的活动。
        在印度,任晓媛看到了他们为了研究水质而建立的一个庞大的数据库。里面有印度每一口井的水质数据,以及有多少户人家里有厕所。“他们当地人就站在自家厕所前面拍张照发上网,来证明自家有厕所,照片也都是公开的。”深入印度农村之中,当地人为了普及“厕所革命”而采取的各种民间智慧让任晓媛一边说一边笑的前仰后合。首先他们砍掉了作为天然厕所屏障的灌木丛,然后万一还有人忍不住随地大小便,发现的人就会吹哨子,还会有人拿着灯过来照,“他们的意思就是,你要这么愿意上露天厕所,就让大家都来看看。”任晓媛把这些都称为“民间智慧”,不到当地去看是完全不知道的。
        印度的农村是如此,那么中国的农村是怎样的情况。带着这个问题,任晓媛成立了自己的公益机构“My H2O中国水信息平台”,这个平台通过收集中国农村的水质数据,尤其是安全方面的信息,形成一个拼图,把数据都储存在平台里,以便更好的去对接针对解决农村用水问题的解决方案。
        在她选择回到中国做水质调研时,也有人建议她选择城市作为调研地。无疑城市水安全也是一个引人注目的问题,比起农村来,科研的环境也会好不少。或者可以做针对农村的教育项目,没有必要自己上山下乡。说到自己做水平台的契机,任晓媛提到一个词叫“被边缘化”,农村很多问题正是缺乏有效的曝光,于是会被隔绝在主流视线以外,得不到相应的重视。而正因如此,才需要像她一样的人来把这些问题带到公众视线之中。
        “我每年都会回农村。”任晓媛用了一个“回”字,让我有些惊讶。“我的父母,他们两个都是各自的村里唯一一个考上大学的,所以他们能出来,所以我能去美国。而我回去看到那些没能走出来的人,我觉得我有这样一个义务把我得到的反馈给那些没有机会的人。”
        而这种反馈,对任晓媛来说,就是对水信息和水安全的关注。这是最基本的生存需要,却往往被忽视。
        采访后不久,任晓媛就登上了南极的科考船。她把我拉进了一个微信群里,每天在群里分享南极当地的照片,以及她们在科考船上的活动。
        3月12号,趁着任晓媛结束三周的考察,在阿根廷机场转机回京的一点空隙里,我给她打了个电话。她依旧用着飞快的语速,兴奋地总结着她这三周来的收获。
        “我有很多要说的,但我需要一点时间整理一下。”她在电话里道。三周里,每天有半天她们在船上进行领导力培训,有半天着陆进行科考。一个只有女性的讨论空间给予了女性参与者们更多自由发言的勇气。任晓媛也因此观察到了许多女性作为决策者时与男性决然不同的品质,比如说她们会尊重每一个人的意见,就算这样会拖慢决策的速度, 但在这一过程中所展现的包容性却令她印象深刻。
        “回来之后我们有很多要做的。”任晓媛告诉我,“怎么样让女性的声音被听见,怎样给女性更多的支持,这是我们必须要向更多人传达的东西。”
请在WiFi环境下观看完整采访视频o(* ̄▽ ̄*)o

感谢视频提供:中国励志女性平台遇言不止

文章作者: Emma Zhao